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走吧。」江爍點點菸讓菸灰掉下去,這幾年下來他越抽越兇,一天起碼都是一包起手,白開勸了幾次讓他少抽,幾次他擺擺手糊弄過去後也都不了了之。

他盯著月光下朦朧的黑影,從嘴裡吐出了一口菸,時間要來不及了,江爍催促道:「快走吧,晚些就來不及了。」

他們就這樣耗著,一支菸抽完了,江爍又點燃了一根,沒了,再點一根,沒了,再一根——

等到地上有了十幾個菸屁股後,江爍嘆了口氣,勸:「再不走投不了胎了,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

黑影像是被他動容了,頭微微一點,就消失不見了。

江爍咳了幾下,他胸腔裡都是煙,走出巷子後,朝不遠的車子喊:「成啦!」

車窗被人拉了下來,白開傻逼傻逼的臉露了出來,他正在吃洋芋片呢,「走啦?今個兒挺久。」

江爍擺擺手,上了副駕駛座,說:「老人家對從小住到老的房子執念挺深,花點時間勸走了。」

「操!你抽了多少?一進來車子都他媽是菸味!」江爍隨手比了數字,閉上眼就不說話了。

白開嘟噥一句:「好好的人怎麼就越來越像姓秦的。」雖然想張口說幾句,但江爍還真被他說的沒辦法反駁。

他那站了兩三個小時的腿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一路上江爍就聽著白開擺弄著收音機,跟著音樂唱了幾句,不怎麼難聽。


迷迷糊糊中,江爍看見小時候的秦一恒坐在大桌子前,不停指弄著地圖,嘴巴張張合合的像在教些什麼,他依稀記得那時他們都還沒陷入什麼重大謎團,兩個人在鎮子裡四處亂走探險。

但當他眨眼時,發現剛才是夢,江爍頓時覺得心頭泛酸,他把手伸進口袋想找菸,誰知道剛才他把它們全抽完了。

江爍希望白開抽他一巴掌讓他清醒,但白開沒有,他依舊哼著小調,時不時跟著女主唱飆個難聽的高音。

江爍再次閉上眼睛,秦一恒再次出現,就像過去的每個夜晚一樣,他總是會出現在江爍的夢裡。

评论
热度(3)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