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Batfamily/Jason中心】一個平靜完美的聖誕夜

之前參加的合本文章,做個記錄放上來

大家的Jason都好可愛嗚嗚嗚嗚嗚

//

  在紅頭罩把最後一個壞人打暈後,一道黑影從陰影跳出來,對著地上堆疊的人群吹了個口哨,夜翼把雙棍收進背後,他走到紅頭罩的旁邊說:「好了!我都幫你解決了,你答應我的事情必須做到!」

 

  紅頭罩咋舌,他很認真的思考要不要拿個手榴彈塞進對方的嘴裡,他隔著頭罩和面具盯著夜翼很久很久,看見對方身上的細小卻數量可觀的傷口,以及碎的差不多的制服,一時心軟嘆了口氣:無奈說:「好好好,我會回去,但是我不會穿那件可笑的──」

 

  正在看手機的夜翼打斷了他,他看著紅頭罩說:「不、你必須穿,我們說好的了。」幾秒後,他搔搔頭髮,繼續說:「小翅膀,我得走了,羅賓需要我。」

 

  紅頭罩不在乎對方是否能看見自己的白眼,老天,他想,他現在活的就像是個以孩子為生活中心的媽媽一樣。

 

  夜翼在確定勾爪槍固定好後回過頭,朝著紅頭罩大叫一句:「你必須穿著那件紅色聖誕老人毛衣回來!」後隱沒在哥譚的夜空中,留下悔恨剛才沒有切斷繩索的紅頭罩。

 

 

  他總覺得這件可笑的毛衣讓他癢的不行,是不是那個小惡魔在這裡面加了癢癢粉?在不知道是第幾次壓抑住想要把它脫下來燒毀的衝動以後,傑森來到了韋恩大宅的門口,手拿著迪克要求他帶上的禮物,「不能是炸彈、手槍,甚至是輪胎都不行。」那個煩人的小鳥交代。

 

  他幾乎是快要殺死他的腦袋瓜才想到要拿什麼東西出來交換(好吧,只是一塊蛋糕),在按下門鈴沒多久以後就有人來應門──阿爾弗雷德,他們的好管家,他穿著同樣可笑的毛衣,說:「我很高興您能回來,傑森少爺。」老管家接過他的大衣,又說了一句「特別是在這種時候。」

 

  「是啊,」傑森環視了一遍大宅,「我也沒有想過會在這種時候回來。」阿福將他的禮物放到聖誕樹下,「他們全都在客廳了,如果您想,您可以去打聲招呼再到廚房幫忙我,先生,我想我一個人應付不過來這麼多人份的晚餐。」

 

  傑森答應了阿爾弗雷德的邀請,當他走進客廳時,一個可笑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裡,迪克讓他們所有人穿上了家庭毛衣,在這棟大宅的所有人都穿上了他挑選的那件可笑的紅色聖誕老人毛衣,他究竟是怎麼讓所有人穿上有一張大大聖誕老人臉的毛衣?特別是阿爾弗雷德?布魯斯?達米安?

 

  「傑森!」第一個發現他的迪克不顧達米安不滿的哀嚎就把遊戲按了暫停,他向傑森招手,示意他能坐在自己身旁的空位。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都在他身上,正在聊天的芭芭拉、史蒂芬妮和卡珊德拉,在沙發上優閒看報紙的布魯斯──

 

  傑森站在門口,看著所有人,大聲發問:「就只有我覺得這件毛衣穿起來很癢嗎?」女孩們在聽了他的問題以後彼此對看一眼,大聲笑了出來,「那只是因為你在害羞!傑森!尷尬!」史蒂芬妮朝他大叫,傑森無所謂地聳聳肩,說了一句:「好吧,我就不信只有我一個人會這樣。」就頭也不回地離開客廳,去幫忙阿爾弗雷得準備聖誕大餐了。

 

  在傑森離開客廳後,選擇毛衣的人說話了,迪克清清喉嚨,說:「沒有人可以在今天12點以前換掉它,沒有人,各位──願賭服輸,好嗎?」他聽見了女孩們的哀號,和重啟遊戲時達米安的冷嘲熱諷,噢、還有人不小心大力捏了報紙一下,這些都讓他忍不住笑的更開心。

 

  拜託,他是讓傑森回家的那個人耶。

 

 

  當傑森一走進廚房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阿爾弗雷德在廚房裡忙來忙去的,他時不時在爐台前查看濃湯的狀況,又時不時跑去看聖誕布丁熱好了沒有,「傑森少爺,比起讓您在原地看我手忙腳亂我更希望能讓您過來幫我弄好這些惱人又好吃的食物。」他說,「請幫我把火雞弄好放進烤箱。」

 

  「抱歉,阿爾弗雷德,我只是覺得很久沒有看見你這麼忙了。」傑森拉起袖子,開始把奶油均勻地抹在雞皮與胸肉的空隙中,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他剛住進大宅沒多久後的幾個月剛好是聖誕節,那時候他也看著阿爾弗雷德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那次之後,他就沒有在大宅過聖誕節了。

 

  「您很久沒回來了,傑森少爺。」老管家說,在接下來的一兩個小時內,他們聊了這幾天以來傑森看了什麼書、做了什麼新料理,和那些阿爾弗雷德錯過的好玩事情。

 

  「我很高興您和您的新夥伴過得如此開心,我也很高興您能在這時候回來。」老管家說,他的臉上帶著笑意,「這裡的所有人都很高興見到你,這大概是近期少數能讓人開心的事了。」

 

  傑森停下手邊動作,他當然知道阿爾弗雷德在說什麼,但他不知道要怎麼繼續接下去。

 

  提姆,提摩西,也許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也許他也會像傑森和達米安一樣死而復生,也許提姆根本就沒死,畢竟他們從來就沒有找到過他的屍體──「我想我們該先暫停這哀傷的話題,傑森少爺,今天是聖誕夜,是時候該去吃飯了,他們都在等我們把菜餚送上桌呢。」

 

 

  當傑森拿著最後一道菜走進飯廳時發現所有人都坐好了,「嗨,傑森,你的位置在這。」迪克指了指自己旁邊的空位,感謝上帝愚蠢的格雷森沒有照著年紀大小排位置或者是把他排在小惡魔跟老蝙蝠的旁邊。

 

  他當然注意到達米安和史蒂芬妮的中間位置沒有人坐,但那裡仍然放了一套餐具(阿爾弗雷德要求他放的),在傑森坐下以後,身旁的迪克用手肘撞了他的腰,要他往布魯斯的方向看。

 

  隨後布魯斯站了起來,他敲敲玻璃杯,讓所有人看著他,輕輕喉嚨,說:「在晚餐開始之前我有話想要說,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迪克提議我們該珍惜和彼此相處的時光,這麼多年我們失去了很多,但事實上我們也獲得了很多──」布魯斯看過一圈在場的所有人。

 

  「我很榮幸、也很高興能和你們成為家人。」拍手拍的最大聲的是迪克,達米安和傑森沒有閃躲他的大抱抱,他抱比以往都還要緊──這是達米安回來、迪克恢復身分,同時也是提姆離去後的第一個聖誕節。

 

  迪克在吃飯途中時不時和大家分享他當特務時發生的事情,他誇張的動作和語氣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大笑。

 

  傑森舀了一匙濃湯進嘴裡,他本來以為今年的聖誕節會是安靜、沉重的,但它並沒有,它帶著淡淡哀傷,卻又充滿溫馨,傑森忍不住去想,在他死亡的那段時間裡,聖誕節的氣氛也是和現在一樣嗎?

 

  傑森不知道的是,那些年的聖誕節都是在無止盡的沉默以及自責度過的,在一開始的時候,迪克會想和布魯斯說說話,但又因為雙方的固執而閉上嘴巴,他們會安靜地度過晚飯,沒有人會在晚飯後打開電視觀看聖誕節特別節目,沒有人會提議要一起去夜巡,他們互道晚安,然後在不同時段去傑森的墳墓。

 

 

  先到的總是布魯斯,他會佇立在墳墓前一句話都不說,他會沉浸在自責與哀傷裡頭,最後在阿爾弗雷德的勸說下離開,而迪克,他會在接近清晨的時候去看傑森,他會放上傑森最想玩的遊戲片,對傑森說很多話,最後在阿爾弗雷德起床前離開韋恩大宅。

 

  他們這種過節氣氛持續了很久,直到有天兩人終於打開心結面對面,他們才能一起站在傑森的墳墓前懷念過去。

 

 

  晚飯結束後芭芭拉和迪克提議打開電視看聖誕節特輯,阿爾弗雷德將調好的蛋酒遞給成年人,達米安拿著果汁坐在迪克旁邊,他一直閃避著迪克充滿酒味的親吻,坐在旁邊的傑森嘲笑著迪克糟糕的酒量,芭芭拉笑著把這畫面拍下來,史蒂芬妮和卡珊德拉在一旁竊笑。

 

  喝醉的迪克格雷森讓人不敢恭維,達米安和傑森一直遭受到他的抱抱騷擾,最後他甚至因為電影而哭了出來,傑森恨不得直接打暈他才不會讓迪克用鼻涕和眼淚弄髒他的衣服。

 

  迪克的無理取鬧讓人哭笑不得,他突然站起來,步伐不穩地走向每個人,給所有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和一個在臉上充滿酒味的親吻,所有人,不管是誰都躲不掉,每個人一臉不情願地接受,迪克還弄倒了布魯斯的紅酒杯,葡萄酒就這樣灑在布魯斯的毛衣上。

 

  到傑森的時候,他抵擋著迪克的臉不讓他過來,「不,我不行。」

 

  「沒關係嘛,就這一次,拜託你──」傑森被他煩的放棄掙扎,不過就是一個吻和一個擁抱,怕什麼?迪克親完他以後就掛在他的肩膀上傻笑,但過沒多久,他的肩膀開始顫抖,似乎在哭,這就是為什麼傑森不喜歡接近酒鬼的關係,情緒太不穩定。

 

  「我真不敢相信你在這裡,和我們過聖誕夜,噢、天哪──我還以為、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他哭到說話都含糊不清,傑森的毛衣甚至被他拿來當作衛生紙,好吧,傑森翻了個白眼,這樣他就想都不用想就能把這件醜死人的毛衣丟掉了。

 

  「我們都很高興你能回來,小翅膀。」所有人突然都安靜了下來,他們正打算聽著迪克繼續說下去,但是他只說了這句話就睡著了,而且還睡的像屍體一樣沉。

 

  芭芭拉把他臉上還有鼻涕的樣子拍了下來,然後傳給了所有人,說:「這樣我們就有東西可以報復他啦。」

 

  在電影結束後,達米安的哈欠讓所有人都有了睏意,時間已經不早了,準備拿巧克力醬在迪克臉上作畫的史蒂芬妮被卡珊德拉阻止,「只有這次,」史蒂芬妮小聲地說,「妳瞧──他睡得這麼熟……天哪!」一個人,她很堅信是傑森托德,突然推了她一把,一個不小心她就用力擠了巧克力袋子一下,是的。

 

  迪克格雷森變成了迪克·巧克力·格雷森。

 

  史蒂芬妮生氣地回頭瞪著傑森,卻瞧見他露出了「不是我幹的」的表情,「嘿──」她才剛開始準備說話,布魯斯就打斷了她。

 

  「擦乾淨迪克的臉,史蒂芬妮。」男人看起來並沒有他語氣那樣嚴肅,史蒂芬妮瞪了傑森一眼,拿起面紙擦乾淨她被迫做出來的傑作,布魯斯抱起已經在沙發上睡著的達米安,環視一圈他的孩子們。

 

  「時間不早了,整理乾淨以後就去睡覺。」他說完,就瀟灑地離開現場,留下了孩子們、雜亂的客廳,以及身心都累到不行的老管家。

 

  在所有人都精疲力盡並且把客廳還原成原來一塵不染的樣子後,迪克被拋棄在沙發上,他還在唸唸有詞地說著夢話,傑森沒有力氣去偷聽他說了什麼,肯定也是些廢話。

 

  「如果可以的話,傑森少爺,我希望您能和布魯斯老爺說聲晚安,畢竟,今天可是聖誕夜。」阿爾弗雷德替迪克蓋好毯子,對著傑森這麼說。

 

  於是現在──傑森佇立在布魯斯的房門前,猶豫著是否要敲門,進去對布魯斯說句聖誕快樂和晚安,不、這太奇怪了,應該說他會答應迪克來參加聖誕晚餐就是一件奇怪的事。

 

  「傑森?」布魯斯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噢、該死──「我剛剛帶達米安回去睡覺,發生什麼了?」他仍穿著被弄髒的毛衣,看起來有點狼狽。

 

  「我是來和你說晚安,阿福的要求。」

 

 

  「啊,我瞭解了。」布魯斯經過傑森打開了房門,回頭看著他的兒子,問:「那麼你要進來聊聊嗎?」

 

  傑森本該拒絕他,他本來應該跟布魯斯說句晚安就可以離開,但最終他卻回答了是的,並且跟著布魯斯走進了他的房間。這是第一次傑森進來,他站在旁邊,看著布魯斯坐上椅子。

 

  傑森不清楚為什麼布魯斯要邀他進來,他坐在椅子上看著哥譚,像是在思考該說些什麼,最終,他不再緊繃著嘴角,說:「我曾經這麼想過,如果我沒有收養你,你會不會不如我所想的餓死在街道上。」

 

  「我……我曾想過,收養你、訓練你會不會是一場錯誤。」傑森瞇起眼睛觀察著布魯斯,他的鬢角並不如過去那般,反而參雜了點霜白,他臉上的皺紋變多了,他不再是傑森印象中那樣年輕,他隨著時間流動而逐漸變老。

 

  「如你所見,我正好端端地站在這。」傑森雙手環著胸,他坐到布魯斯旁邊的椅子上,和他一起看哥譚的風景。

 

  「是的,你仍在這裡。」也許是因為聖誕的關係,他看見男人正在微笑,但布魯斯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一張紙,他再次皺起眉頭,就像平常那樣。

 

  「提姆,」布魯斯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他本來應該在這裡和我們分享他即將上大學的喜悅。」布魯斯的聲音變的低沉又沙啞,手上的紙張幾乎快被他捏破,傑森頓時想不出要說什麼來安慰這個人。

 

  最終,他只能用幾句話來嘗試減輕布魯斯的罪惡感,他說:「我相信他很高興和你一起工作,他會希望你以他為榮。」

 

  布魯斯抬起頭來看著他,這讓他想起達米安死去時布魯斯的狀況,那段時間他的眼睛充滿了哀傷、愧疚──「謝謝你。」布魯斯說,傑森盯著他暗沉的藍眼睛,頓時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他沒辦法說出剛才的話究竟是要讓布魯斯安心,還是要讓過去的自己安心。

 

  「時間不早了,你該去睡了。」布魯斯放下紙張,打算撫平他捏出來的皺痕,傑森應了一聲,聽從布魯斯的話站起來,走到門外時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回過頭。

 

  「他是真的很高興能遇到你,而我也是。」

 

 

 

  阿爾弗雷德把他的房間整理得很好,傑森躺在床上,他想起第一次來這裡的不適應,同時也想起他第一次的聖誕節……

 

  「啊。」傑森像是想起什麼似地開始在房間四處尋找,最終在書櫃的最上層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東西,他把它拿了下來,發現阿爾弗雷德也把它清理過,一點灰塵都沒有。

 

 

  他仍記得那天依然是在不適應中輾轉著,在突然聽見迪克的聲音後屏氣凝神地仔細聽他在說什麼,迪克說:「這是你要送的,走進去放在他旁邊就行了!」

 

  他在跟誰說話,但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聲很小聲,傑森沒辦法聽清楚,他們至少糾結了幾十分鐘,在傑森快要忍不住睡著的時候,門被打開了。

 

  那個人的腳步聲很輕很輕,要不是他很注意在聽,他還以為對方只是在門旁盯著他一動也不動。

 

  過沒幾秒,傑森感覺到有東西被放在他的旁邊,迪克說:「瞧,很簡單吧?」傑森突然翻身,讓房間裡所有動靜都凍結了,他甚至連腳步聲和其他人的呼吸聲都聽不見。

  

  「他還在睡呢。」迪克說,這時腳步聲才悄聲出現,在傑森確定他已經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睜開眼睛──老天!是布魯斯!他低著頭和迪克說了什麼後就轉身離開,留下他一個人在原地笑咪咪的。

 

  迪克突然想到什麼似地看向傑森,他知道他沒有睡著,他微笑對著傑森說:「聖誕快樂,小翅膀。」隨後關上了門,傑森馬上轉回去看布魯斯送給他什麼──一隻有蝙蝠標誌的泰迪熊。

 

  那天傑森很難得地睡了個好覺,而他想他今天也能這麼做,他伸手捏捏泰迪熊的鼻子,盯著它好一段時間,對著它說「聖誕快樂。」後便沉沉睡去。

评论(2)
热度(67)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