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Brucedick親情向】Dear Bruce

親愛的布魯斯

接任蝙蝠俠的迪克從阿福那裡得到了一本小相簿,而裡頭裝載的是過去的回憶。

.

那是由阿爾弗雷德交給他,一本小小的相簿,裡頭放的都是他還在羅賓時期的照片,他笑著翻過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每看到一張迪克都能立即想起當時所發生的事,一切清晰地就像是昨天才剛發生過。

 

他本以為自己對於那段時光所殘留的記憶只剩下穿梭在哥譚被風吹過的感覺和爭吵。

 

最後一頁放著他和布魯斯站在玻璃櫃前交談的照片,這無疑是阿爾弗雷德拍的,迪克把照片從塑膠套裡拿了出來,發現裡頭還有一張泛黃的信紙。

 

給布魯斯。

 

歪扭的字體看得出來不是慣用手寫的(或者是因為疼痛而顫抖),迪克認得它,他也同樣記得裡頭的內容。

 

拿出它時迪克忍不住憋起氣,他小心翼翼的打開──親愛的布魯斯

 

也許是親愛的蝙蝠俠?我實在是太無聊了,阿福要求我在床上靜養,可是我了解自己的身體!過去我在馬戲團可是受過更重的傷!這點小傷根本算不了什麼!我的手已經好了!我現在都能寫信給你!

 

迪克記得這件事,某次在捉拿雙面人的時候他不小心被子彈射中了(或許還被棒球棍打了幾下),下場是他的右手臂和肋骨骨折,以及右腳扭傷。那次阿爾弗雷德強烈要求他停止夜巡,直到萊斯利醫生宣布他的傷勢完全治癒了才恢復。

 

整整三個月。他只能躺在大床上,偶爾下來走動,沒多久又在老管家的注視下回到床上,而布魯斯來看他時完全不會說任何關於哥譚的事,好吧,那幾個月他們基本上不交談,如果開口也只是在爭執。

 

我想寫信是最正確不過的決定了,畢竟每次說話我們總是會吵起來。你就是這麼不喜歡和人溝通,你就像是渾身充滿刺的刺蝟一樣,噢、抱歉,我忘記你是隻蝙蝠,一隻身邊總是有鳥在身邊的蝙蝠。

 

我想說的是,你不能老是這樣把我推得遠遠的,布魯斯,你不能這麼做。我知道你因為我受傷所以對我失去信心,你現在肯定很想開除我,但是求你別這麼做。

 

你需要我,布魯斯需要迪克,蝙蝠俠需要羅賓,同時我也需要你──相信我,沒有人比我更會逗你笑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總是在我說那些雙關語的時候偷笑,我什麼都知道,羅賓正在看著你呢。

 

「你不能這麼做!」幼小的迪克躺在床上尖叫,他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脆弱、無助,布魯斯挺著背站在床邊,看起來就像是蝙蝠俠──但他現在是布魯斯韋恩。

 

「我可以,你必須停止夜巡直到傷勢復原。」他壓低聲音,聽起來就是蝙蝠俠,迪克本想繼續反抗,但是布魯斯打斷了他:「我有權力這麼做,我是你的法定監護人,迪克。」

 

他轉身離開,留下受傷的迪克在偌大的房間裡頭哭泣,他把自己縮成一團在被窩裡頭,傷口的疼痛和布魯斯給予他的否定都讓他無法停下,直到康復前,迪克再也沒有和布魯斯說過一句話,而布魯斯也沒有來探望他,至少不是在他醒來的時候來探望。

 

我知道你一直在躲著我,你幾乎每天都是早起到公司,很晚才回來,一直忙碌到夜巡結束,那時候我都已經睡著了,我們沒有辦法聊天,甚至連早安晚安都沒和對方說,你知道我現在的生活只有學校那些枯燥乏味的作業嗎?我甚至無法和朋友一起玩耍,我就快變成你了。

 

我不是要斥責你,我只是想告訴你,謝謝你。如果不是阿福告訴我你每天夜巡結束後都會來看我,我還以為你是真的要趕我走了。他告訴我你每天都在關心我的狀態,說真的,你天天來看我說不定會讓我康復速度更快哩,萊斯利醫生說我的康復能力很好,三週以後去檢查如果沒問題我就能重回崗位了。

 

三週。是的還有三週,我真希望現在閉上眼睛再張開就是三週後了。

 

阿福就快送晚餐過來了,當你看完這封信後我猜你會把它給銷毀,就像那些女士寫給你的情書一樣,不管你會不會這麼做,我都要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愛你,布魯斯,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愛你的  迪克/羅賓

 

迪克感到一股暖流順著血液充斥他的全身,但當他翻到背面時,發現紙張角落被人寫了一句:我很抱歉。

 

那是布魯斯的字跡。

那是布魯斯寫下來的。

 

他內心的暖流瞬間凍結,有什麼東西壓著他喘不過氣,迪克顫抖著把信紙和相片放回原處,他盯著照片裡蝙蝠俠和羅賓的背影,太多太多的往事在他腦海裡爆炸。

 

迪克緊抱著相簿,忍不住哭了出來。

评论(4)
热度(49)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