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Clarkdick】Rainy Day 01

*OOC有


他很少來到哥譚,畢竟他的好友對自己的城市有很嚴重的保護慾,哥譚就如超人印象中一樣黑暗,今天是雨天,濛濛細雨使得她更加陰沉。

 

他降落在某棟大樓的樓頂,蝙蝠俠就站在那裡監視他們要找的人──他的披風底下好像還藏了什麼。

 

「超人。」蝙蝠俠轉過身,同時也揭漏他披風底下究竟藏了什麼,那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歲的小孩,他穿著顏色搭配十分鮮豔的制服,超人曾在報紙上看過他的報導,哥譚人民叫他羅賓,黑暗騎士的知更鳥。

 

「嗨,蝙蝠俠、羅賓。」羅賓的頭髮看起來有點潮濕,超人帶著笑容朝他伸出手,羅賓走出蝙蝠俠的披風,握住了超人的手。

 

「嗨、哇喔。呃、我是指──嗨,超人,天哪……你是超人,你就在這裡、在我面前。」在短短幾分鐘這孩子的表情千變萬化,他張大嘴呆呆地看著超人,迪克曾跟著馬戲團一起到大都會表演過,在天空中閃過的那抹紅藍深深刻印在他的心中。

 

雨水打濕了羅賓的頭髮,超人鬆開手,打算讓他回到導師的披風下,但小男孩似乎沒有這個意願,「超人,」他看看身後蝙蝠俠,又回頭看著超人,「你的披風可以防水嗎?」

 

蝙蝠俠比平常更臭的臭臉簡直可以殺死好幾個哥譚罪犯。

 

「當然!你想在我這裡躲雨嗎?」神奇小子開心地跑到他用披風做成的遮雨棚下,「老天──這一定是在做夢!」羅賓說,他抬起頭看著超人的笑臉,在他小時候、馬戲團時光,近距離和超人接觸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夢想,現在他做到了!

 

「這不是夢。」蝙蝠俠低沉的嗓音打斷美好的一切,同時也讓超人想起來到哥譚的原因,「他準備行動了嗎?」黑暗騎士點點頭,一輛車從倉庫開出來,他要找的人就在車上。

 

「介意我直接下去嗎?」他的老友沒有回答,好吧,他把這個當作是許可。超人的手輕輕放在羅賓的肩膀上,「很高興認識你,羅賓。」他說,隨後他飛下樓,開始工作。

 

羅賓呆呆地看著超人的背影,低喃一句:「……他真棒。」

 

而蝙蝠俠只是輕哼一聲。

 

//

 

克拉克肯特很榮幸被邀請參加韋恩集團的慈善晚會,離開前露易絲不忘提醒他哥譚的好民風,相信他,哥譚的活力雙雄已經讓他更了解她的黑暗面了。

 

當他抵達時哥譚正在下雨,克拉克打車到宴會地點,再淋一小段的雨跑進去,他算不上渾身濕透,侍者好心地給他一條毛巾擦乾頭髮,克拉克往吵鬧的會場裡頭看──主角布魯斯韋恩被圍繞在人群之中,他身旁還跟了個小孩子,他和布魯斯一樣有著黑色頭髮和藍眼睛,但有別於布魯斯散發出來的沉著冷靜,這孩子渾身充滿活力與熱情。

 

「布魯斯!」他聽見男孩小聲地呼喚布魯斯,「我再去拿一杯飲料。」他指指自己手中的空杯子,周邊的人禮貌地讓出一條路讓男孩通過,他回過頭向他們點頭致謝。

 

「他真是個有禮貌的小孩!」

「你真幸福!韋恩先生!」

 

人們的注意力很快的回到布魯斯身上,他們繼續談論著哥譚的未來,偶爾參雜關於布魯斯的私生活。這種時候他該直接走過去和主人打聲招呼還是等他發現自己後再走過去?

 

克拉克把毛巾還給侍者,他發現剛才在布魯斯身邊的男孩正在一旁喝著飲料,他走到男孩身邊,「嘿,我是克拉克肯特,你好嗎?」他吃驚的樣子像是某個人,但是他現在想不起來是誰,克拉克笑著朝他伸出手。

 

「你、你好,肯特先生。理查德格雷森,你可以叫我迪克。」迪克握住他的手有點顫抖,收回手後他緊握著杯子。

 

他在緊張什麼?克拉克十分好奇,男孩張嘴想說什麼但很快地他又閉上嘴巴,「外面正在下雨嗎?」

 

「一點小雨。」克拉克回答,迪克哼了一聲,他往窗外看了好一會,說:「我該回去找布魯斯了,很高興遇見你,肯特先生。」

 

克拉克在迪克離去後看向窗外,發現蝙蝠標誌正高高掛在夜空中。

 

//

 

當超人來到久違的哥譚時,他看見尋找的對象就坐在樓頂的陰影處,他的頭髮被雨水淋濕,長長的披風拖在地板上,像極了晚禮服的長擺尾。

 

「嗨,超人。」他仰起頭對著超人苦笑,超人在迪克身邊降落,他猶豫著,過了好久才將自己的披風拉到對方的頭上擋雨。

 

「我已經渾身濕透啦。」他笑著說,迪克還想繼續說話,但在看到超人皺眉的表情後閉上嘴轉頭看著哥譚的夜景。

 

「我剛才呼叫了蝙蝠洞,羅賓說你今天一個人想要夜巡,我一度以為那孩子可以用他的聲音殺死我。」迪克被他的話惹得哈哈大笑,他抹掉快要流進眼裡的水珠,超人能聽見他平穩的心跳,沉穩而舒緩人心。

 

他很少看見這孩子這麼安靜,在過去,要蝙蝠俠身邊的知更鳥閉上嘴是件困難事,他會在你耳邊不停說話,卻不會讓人討厭,也許這是他神奇的魔法,超人想。

 

「你知道嗎?」迪克說話了,他打破長久的沉默:「小時候我總是希望自己會成為蝙蝠俠,但是隨著我長大,發生了那麼多事,我不再想成為他,他給自己太多的……壓力,那成就了他,同時也讓他喘不過氣,而我……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他還活著。他看著距離這裡不遠的韋恩大廈,樓頂上的名字閃亮著。

 

「我們都希望。」超人說,「現在你該回去洗個澡、睡覺,需要搭個便車嗎?」

 

「不、我想抓著超人的手在天上飛會破壞哥譚對蝙蝠俠的想法。謝謝你,超人。」迪克戴上頭盔,從腰帶裡拿出鉤爪槍,而超人準備飛離這裡。

 

「超人、你來找我是為什麼?」蝙蝠俠朝著空中的超人大喊。

 

「沒什麼!」

 

//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

 

當克拉克聽到消息時他以為這又是蝙蝠俠的某個計謀,「夜翼死了。」他的老友壓低嗓子,他的聲音比起過去更加滄桑,迪克是他的第一個搭檔,他們出生入死那麼多次,他們經歷過那麼多事情──克拉克看著布魯斯緊皺著眉頭,忍不住憋住氣息,他死了,神奇小子死了。

 

而現在,棺材裡的迪克穿著夜翼制服,他的樣子就像是睡著一樣,克拉克站在不遠處,他看著所有人一個個和他道別,他是那麼的討人喜歡,布魯斯就站在房子的陽台上看著他們,他比克拉克想像中的冷靜多了,他以為布魯斯會失去控制,他會更加封閉自己,但他沒有,他的眼裡甚至沒有一絲悲傷。

 

也許是因為他太難過導致什麼都感受不到,克拉克想,他記得失去達米安的那段時間蝙蝠俠是多麼安靜,甚至是迪克,他也不再那麼多話。

 

 

 

棺材很輕,就好像裡面裝的不是真正的迪克格雷森一樣,但是他們都知道裡頭是誰,他們都知道。

 

他有那麼一點不喜歡雨天,它們總是象徵著哀傷,像是現在,哥譚飄著濛濛細雨,所有人在喪禮結束以後都待在迪克的墓碑前,他們哀悼著年輕英雄的早逝,懷念和他經歷過的點點滴滴,而雨讓它變得更加哀傷,敬愛的阿爾弗雷德為他們所有人都帶來了一把傘,但是沒有人打開它。

 

在克拉克離開前,布魯斯和老管家一起站在墓前,他們聊著過去那些關於迪克的有趣事情,最後阿爾弗雷得沉默地看著墓碑好久好久,他說:「我想他,布魯斯少爺。」

 

布魯斯沉默了好一會,「我也想,阿爾弗雷德,我們都很想他。」

tbc.

评论(8)
热度(30)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