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Batfamily】B's Funeral (1)

*主要角色死亡

*虐

*我想寄刀片给自己


B的葬禮

提姆看著站在窗邊觀賞風景的布鲁斯,他就快要離開了,他忍不住这么想



「早安,提姆。」布魯斯說,他手裡的馬克杯裡頭裝著咖啡。

 

「早安,布魯斯,你今天起的真早。」提姆回覆布魯斯一個微笑,年長者只是輕哼一聲,說:「我很久沒有這麼有精神了。」提姆沒有回答布魯斯,他只是安靜地走向爐臺──今天換他做早餐了。

 

「早安。」

「早安。」

「早安。」

「早安。」

 

沒有人打破平靜的(該死的)沉默,就算達米安和傑森一一走進來看見布魯斯難得地早起,他們倆也只是道早後默默地坐上自己的位置。

 

布魯斯不再看著窗外,坐回自己的位置,他的兩側空蕩蕩的,自從他退休以後,他的旁邊再也沒有人,它們被刻意留下,在不久後,提姆想,在不久後那裡都不會有人了。

 

「你今天和達米安有會要開嗎?」布魯斯在傑森收拾盤子時問提姆,他和達米安互相看了一眼,「沒有。」他們異口同聲地說。

 

布魯斯收起報紙,視線再次飄向窗外,他說:「我想去看看他們。」語氣輕地不可思議,傑森哼了一聲,他們三人互相看看彼此,「我們會陪你一起去。」達米安的聲音有些沙啞,提姆輕輕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他的小弟顫了一下,最後朝他投來一個難以形容的眼神。

 

沒有人想來這裡,至少他們之中沒有人喜歡這裡,他看著布魯斯在墓碑前放下花束,他的手指撫摸著名字,這裡埋葬的是他們的老管家,提姆想起老管家過世的前一晚還擔心他們會不會因為著涼感冒,阿爾弗雷德,盡責的管家。

 

他們看著布魯斯蹲在韋恩夫婦的墓前,「他快走了。」傑森低聲說,他的雙手環胸,半張臉被圍巾掩蓋住,提姆沒有興趣去探討傑森是因為太冷還是太難過導致眼角和鼻頭泛紅,他們半斤八兩。

 

「是啊。」回話的是達米安,他的眉頭緊緊皺著,就像蝙蝠俠那樣(事實上他就是蝙蝠俠)。在他們對話的同時布魯斯已經走過來,他抱著最後一束花,走向最後一個墓碑,他們默默跟在後頭,沒有人會想來這裡,他們所有人都恨死了這裡。

 

他們站在那裡很久很久,久到離開時腿都麻了,達米安是第一個,他以開車子過來的藉口先走,但他們都知道這裡讓他喘不過氣。提姆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他看著那座墓碑好久好久,這裡太安靜、太沉重,令人無法呼吸。冷空氣侵襲著他的胸腔,隱隱作痛,最後提姆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離開那裡。

 

在達米安抵達前,布魯斯抬頭看著身旁的枯樹,「有的時候我很想他們。」他說,提姆盯著他銀白的頭髮,和傑森站在旁邊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他印象中得布魯斯很少透露出私人情感,儘管退休了,他在所有人心中都是那個嚴肅的蝙蝠俠,不苟一笑、被夾在嚴厲裡的關懷……

 

「布──」傑森才剛發出第一個音節,剩下的都被布魯斯的注視扼殺掉,年老者盯著傑森,「我很抱歉。」他說。

 

「我很抱歉對你做的那些事,傑森。」提姆可以聽見他的二哥吞嚥口水的聲音,他們現在的處境有點尷尬,同時也有點哀傷。

 

「沒有關係、布魯斯,我已經不在乎了。」他裝作不在乎地回答,布魯斯緊緊皺著他的眉毛,他想要繼續說下去,車子卻已經來了,「該上車了。」傑森說。

 

之後他們再也不知道布魯斯想要說什麼。沒有人再提起那件事,那天他們以為回去後一切又像過去幾年一樣,布魯斯會待在書房看書,提姆和達米安會在家處理韋恩企業的大小事,傑森會在廚房打理他們的飲食。

 

但當他們到家時,布魯斯一動也不動地看著那座老鐘──蝙蝠洞,提姆抿起嘴唇,那裡裝滿了布魯斯經歷過的一切,「你想下去嗎?」他發出的聲音意外低沉,布魯斯驚訝地看他一眼,隨後垂下眼簾,他是在微笑嗎?「我想我應該和老地方道個別。」

 

他把時間調到10點48分,在密道打開的同時提姆忍不住深吸一口氣,他看向身旁的達米安和傑森,發現兩人神情都很複雜,布魯斯走了進去,他們安靜地跟在後頭,密道緩慢關上,隨著黑暗壟罩一切,提姆心中不知名的哀傷開始擴大。


评论(2)
热度(27)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