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美国队长】【盾冬盾】时光碎影

看完电影和一点漫画后想写出心中理想的Stucky
希望不管在哪个宇宙他们都可以和平的生活下去

角色设定和原作有落差


1

  「那部电影烂透了!」Bucky气冲冲的走出电影院,「我要投诉编剧写的烂台词!」他大声嚷嚷着,Steve对于旁人投射过来的视线感到尴尬,不过Bucky说的对,剧本烂透了,他从来不会和女士搭讪,从来不会。

  他的小跟班坐上副驾驶座,「往好处想,」Steve打算安慰他,「至少他们没有帮你找了个不存在的女朋友。」可惜效果并不显著。

  「嘿!」Bucky大叫,「你还有女朋友!我就像个狗跟班一样在你身后跑来跑去,问些脑残问题!」他的双手不满地在空中乱晃,噢、Steve承认,看Bucky暴怒的样子比看电影还有趣多了。

  「事实上你的确是我的跟班。」Steve露出一口白牙,打开引擎,往营地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Steve就听着Bucky评论那些关于「美国队长和他的忠心伙伴」为主题的电影,「他们都把我拍的像白痴一样!正常的青少年才不会像你一样连初吻都还在! 」噢,还在吗?

  「正常男士也不会大声讨论这问题,James。」Steve揉揉他的头发,「早点睡,明天还要出任务呢。」

  「我不喜欢被当作小孩子,我就快17了。」Bucky低声抱怨,有时候,或者很多时候,他很想打掉Steve的一颗牙齿,他的白牙太过闪亮、整齐了,这不公平。

  「对我来说你永远都会是小孩子。」

  「才怪。」Bucky朝Steve翻了个白眼,拿起行李蹦蹦跳跳地跑进房子里头,Bucky在Steve永远都会是令人无法省心的小孩子,永远永远。

  那些电影总是在夸大事实和虚构情节,Bucky时常抱怨这些,他总爱抱怨编剧把他写的像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队长说右他不敢说左。而Steve总会笑着附和着他,是啊,他们简直大错特错。

  现实的Bucky古灵精怪,常常会在执行任务期间做出不可思议的事,他曾经把炸药做成人的样子,拉着长长的引线,在敌人快接近时引爆,他们战斗,但不杀人。

  Steve向来不喜欢让这个逗趣的少年上战场,他太年轻、还有许多大好前途,「不、Steve,」Bucky打断了他的想法,他摘下眼罩,脸朝着镜子左瞧右瞧的,「我的大好前途就是在你身边,帮你打赢一次又一次的战斗。」然后他转过头来,给Steve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个17岁少年该有的笑容。

  他想在战争结束以后和Bucky环游世界之类的,他们去过好多国家,却从来没有停下来欣赏它们的美,但那只是他的想像,现实是战争没有停下的一天,他们每天都在战斗,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间过得太快,一转眼就来到悲剧发生的那天。

  Steve认为那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光,他在水里看着飞弹炸开,James? Bucky在哪里?他成功逃脱了吗? Steve没办法在水里寻找Bucky,他太累太累了,多年来一直累积在他身上的压力终于释放,消散水里。

  Bucky。 Steve阖上沉重的眼皮,他希望他的小跟班可以活下来,他希望他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说不定他可以去找他妹妹,兄妹互相扶持活下去,就像过去他和Steve做的一样。

 他渐渐的下沉、下沉,最后沉入很深很深的海底。

  一切都结束了。

  记忆像跑马灯一样走过,他回顾人生中各式各样美好的事情,母亲的派、Peggy的吻、每次打赢胜仗的欢呼、他的小跟班。

  「Bucky──!」Steve大喊,他喘着气,发现自己并不在海底。


1.2

  其实他们很早就相遇了,那是Steve在很久很久以后才想起来,那时候他还没接受重生计划,还是那个瘦小的Steve,街道的恶霸常常会找他麻烦,做出损毁他的作品、抢走他唯一的粮食等等恶行。

  那天他仍无助地在巷子里挨打,拿来当作防卫的垃圾桶盖早就被打坏了,「嘿!」那是小孩子的声音,或许是个小男孩,他还没从疼痛中回神,就听到恶霸们的凄惨叫声。

  「最好跑远一点!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小男孩朝他们逃跑的背影大喊,他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朝Steve伸出手将他拉起。

  「你还好吗?」Steve看清楚了他的救命恩人,小男孩矮了他一截,但从刚才的行为来看,他未来铁定会是个有唯的青年。

  「很好,谢谢你。」他说,他现在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的骨头随时会散架,这次他们做得太过分了,Steve捡起被弄脏的画本,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变的强壮,不会再被恶霸欺负。但那终究只是梦想。

  「James!」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在外面大喊,小男孩慌张地往那里看了看,「我没有受伤对吧?」他紧张地问Steve,噢、看来他叫James。

  「没有。」Steve忍不住笑出来,James松了口气,「再见,希望你不会再被人欺负了。」他说,最后往男人的方向跑去,「Dad!我在这里!」他大叫。

  「James!你跑哪去了!」

  「交朋友去了!嘿!快走吧!我们还得帮Rebecca买礼物呢!」他拉着爸爸的手往玩偶店的方向走去,Steve看着James逐渐消失的影子,拍拍身上的灰尘离去了。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到James,也渐渐忘了这个人,是在他刚从七十多年的沉睡醒来后,回想自己过去时所记起的,他们很早很早就相遇了,那天Bucky救了他,就和他未来会对Steve做的那些事一样,而他也会对Bucky做出一样的事情,他们就是靠互相依靠、相信对方存活过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Steve曾发誓自己不会让Bucky出事,但是他食言了,那架飞机带走了他的一部份,爆炸、沉入海底,他在Steve的心里炸了一个洞,不管拿什么都补不完全。

  「Steve,有他的消息了。」Sharon走进他的房间,她看见桌面上散乱的文件,一张张都是苏联纪录冬兵的日志,她大部分都看完了,她相信冬兵─ ─Bucky是受害者,但同时她也害怕他不再是原本的他,而是冷血无情的杀手。

  「你知道他并不记得你对吧?」Sharon靠在墙边,手环着胸看着Steve。

  「他会的,他会记起他是谁。」Steve转头看向她,「呃,关于墙壁我很抱歉。」他指她旁边那个用拳头打出来的大洞。

  「噢、没关系的,」Sharon笑笑,「Fury会弄好它的。」她一手搭上Steve的肩膀,在他的脸上留下一吻。

  「我该走了,小心一点。」她说。

  「好。」Steve抚摸她的头发,他的手指隐沒在金黄、柔顺的长发,他俩紧紧依靠着,「再见。」Steve说,给Sharon一个别离的吻。

  如果Bucky在场肯定会很惊讶,但三秒以后他又会开始调侃Steve。

  可是他不在,Sharon走后Steve看向窗外的风景,他相信,他的小跟班过不了多久后就会在了。

评论(1)
热度(18)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