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Tmonger
歡迎搭訕!!
7月份開始填坑(大概

【Tmonger】Death is ending but didn’t work on you 04

突然發現兩篇弟弟的中文不一樣覺得很尷尬,
這篇寫完以後固定都會是艾瑞克而非埃瑞克




隔天埃瑞克起床時發現自己的眼睛因為昨天的崩潰而腫起來,當特查拉走進他的房間,他能感受到國王緊盯著自己的眼皮,於是埃瑞克在他開口前說:「如果你不想跟我一樣的話,閉上你的嘴。」

「事實上我是想問你結束早餐後,要不要跟著我一起去慢跑。」特查拉輕聲說,他的視線已經離開埃瑞克的眼睛,他當然知道昨天埃瑞克在這裡發生什麼,當他從基莫由珠看出埃瑞克生理狀況異常時他馬上就打開房間的監視器,並且看到他的堂弟在床上痛哭。

他不明白埃瑞克哭泣的原因,但這是他第一次看見他的堂弟落下眼淚,當他被拔去身上的獠牙時,他便如同一頭年幼的野獸般脆弱,即便他再怎麼張牙舞爪,都對特查拉產生不了任何重大傷害。

當然,埃瑞克並不真的是年幼的弱獸,他在沒有喝下心型藥草的情況下打敗了特查拉,將他丟下瀑布──他正在等待自己的獠牙長回來,匍匐在黑暗之中,等待著正確的時機一口咬斷特查拉的喉嚨。

「我有權利拒絕嗎?」埃瑞克反問,特查拉微微一笑,他們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於是他決定轉個話題,他說:「你穿這樣很適合。」

埃瑞克哼了一聲,他穿著特查拉特地請人買來的美國服飾,素色襯衫和牛仔褲,前陣子埃瑞克總是穿著瓦甘達傳統長袍抱怨,結果他搬來這房間就發現衣櫃是他以前常穿的類型。

他們簡單吃了早餐,埃瑞克忽略著嬸嬸時不時傳來的眼神,偶爾在他們的家庭對話間穿插幾句諷刺。

「特查拉,我真搞不懂你為什麼要放任一個叛徒。」他的嬸嬸看著埃瑞克,語氣微微上揚,說著他自從搬來這裏就聽了上萬遍的話。

「他也是我們的一員,他身上流著皇室的血,媽媽。」特查拉說,他優雅的將食物吞下肚,埃瑞克忍不住笑了出來,特查拉已經些許猜出他要說什麼了,他說:「你對待想殺害你的人都這麼溫柔嗎?」

在王后生氣叫著守衛隊趕走埃瑞克前蘇睿說話了,她說:「你們真的要在早上談這個?媽媽,他現在已經是被拔掉獠牙和利爪野獸了,他無法傷害哥哥的。」

特查拉在埃瑞克張口前叫住了他,「我們該去跑步了。」他說,埃瑞克看著他僅剩一點殘渣的盤子,回答:「我還沒吃完呢。」

「現在。」他壓低了聲音,埃瑞克這時才放下手中的餐具,離開他的座位跟在特查拉身後。

他們在朵拉護衛隊的跟隨下走到了庭園,「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特查拉起跑前說,「結束後我們能去打個幾拳。」

「如果你想頂著瘀青去開會的話,我很樂意。」特查拉笑了,他先邁出步伐,再來是埃瑞克,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到了第七圈的時候埃瑞克有些喘不過氣,他將速度慢了下來,發現這點的特查拉也放慢腳步,跟著埃瑞克的節奏跑。

他知道自己已經沒了心型藥草的力量,儘管他鍛鍊多年,但他肯定沈睡了好幾天,他的肌肉不再像以前那樣那麼有力,當他的肌肉終於受不了以後艾瑞克停了下來,他的肺臟渴望著更多氧氣,小腿的肌肉堆滿了乳酸,所有的一切都在向艾瑞克叫囂著他還活著。

活生生的、苟延殘喘的。

他必須開始計劃逃離這裡。

评论(6)
热度(24)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