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Tmonger
歡迎搭訕!!
7月份開始填坑(大概

【雙豹/Tmonger/黑金】Can You Feel My Heart 02

Soulmate AU
這次真的甜到不能再甜了
請大家感受一下溫柔的國王和不那麼生氣的花豹





艾瑞克毫不意外的發現自己還活著,特查拉就站床邊看著他,而蘇芮在一旁看著儀器表,她說:「要不是他發現你還有脈搏,不然你早就要被丟到河裡了。」

他很確定他失去意識前要求海葬,艾瑞克沒有反駁她,他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要逃出去的想法,他猜想有很大部分大概是因為特查拉傳來的情感。

喜悅、放鬆。它們像冬天的暖陽般照暖艾瑞克的心,讓他剛醒來時一度忘記身上背負的所有罪業,一片祥和。

「如果你在傳來任何一點情緒過來,我就會忍著反饋揍死你。」他的聲音沙啞的像是吞了好幾把沙子,特查拉微笑,但仍然沒有壓抑住自己的情感,他說:「我很高興你活著。」

艾瑞克沒有回覆他,他沒等蘇芮下令就下了床,一段時間沒運作的肌肉讓他頓時無法站穩,特查拉貼心的扶住他,一手抓著他的手臂,一手扶著他的腰,帶著他走到蘇芮旁邊的落地窗前。

艾瑞克看著窗外的風光偉業,看著他被刺穿的那個軌道,瓦甘達科技幾乎無所不能,他想,只可惜沒有辦法解除靈魂伴侶的鏈結,但他挺喜歡現在這種平靜的感覺,待在特查拉身邊時他心中只有寧靜、放鬆,它們佔據他的心臟,將憤怒與仇恨拋的遠遠的。

但它們總會回來,並且再度支配艾瑞克的大腦。

不是現在。艾瑞克想,他還想要再體驗一陣子。

他感受到特查拉的手掌緊縮了一下,艾瑞克悄悄地看了他一眼,國王和他一樣看著窗外,他的表情肌放鬆,沒有笑容但是不讓人感到嚴肅。那些感覺是雙向的,艾瑞克所感受的,特查拉也正在感受。

他們的心律一致,像輕輕流淌的小河般在兩人中慢流,撲通撲通的,緩重、沈穩,同步的像是之前的爭執都不存在,艾瑞克叛變的這件事沒有發生,特查拉將利刃刺進艾瑞克胸口這個事沒有發生,他們站在原地相互攙扶,一旁的蘇芮一語不發。

她還沒有遇到自己的伴侶,還無法明白書本裡對靈魂伴侶互動的說明,那是連科學都沒辦法去解釋的現象,生命中就是會有那麼一個人會讓你願意花費一切來找到他、愛他,而當你站在他身邊時,你們共享彼此的情緒,呼吸與心跳的頻率相同,彼此間的默契就像是同一個人一樣。

她在他們眼中、互動中得到祥和,就像當她看著父母得到的感受一樣,艾瑞克不再那麼危險、咄咄逼人,他在特查拉身邊收斂不少(她想只是暫時的),特查拉不再那麼嚴肅、緊繃,他全身肌肉不再那麼緊張,他們互相扶持,好像過去已經這麼做很久了,而未來也會延續下去。

三人間的平靜很快被腳步聲打破,艾瑞克很快地離開了特查拉身邊,倚靠著窗戶,回到了原本滿身刺的齊爾蒙格(Killmonger),特查拉收起放鬆的樣子,他挺起身子,轉身查看來者何人。

奧坷耶走了過來,她挑眉看了特查拉和艾瑞克,像是對他們之間的距離感到好奇,但她沒有作出任何評論,「羅斯探員想要見您。」她說,在特查拉往前跨一步時又說了一句:「我是指你們,你和你的伴侶。」

特查拉和蘇芮對看了一眼,他們大概能猜到美國探員召見的原因,「告訴他們很快會過去。」特查拉說,奧坷耶哼了一聲,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綻放笑容,露出她的白牙齒。

「他們在我來之前膩的很緊吧?」她看向蘇芮,而他的小妹露出了特查拉熟悉的笑容。

「對,就像是黏了三秒膠一樣。」奧坷耶聽完便在艾瑞克說話前離開實驗室,蘇芮跟在她身後,打算去見見她的老朋友,特查拉猜她不用基莫由珠通知而是親自來告知的原因估計是為了嘲弄他倆。


實驗室只剩下他們,艾瑞克倚著窗,兩眼直盯著特查拉,他們都在思考著要說些什麼,也許該開個玩笑?艾瑞克想,但在他開口的同時特查拉也說話了。

「要⋯⋯」
「我⋯⋯」

他們對視了一會,「你先說。」艾瑞克搶在特查拉之前開口,國王清清喉嚨,問:「你想要先去換衣服嗎?」

「當然,這身病人服讓我想砸掉這裡。」特查拉對他的言論發出了一聲輕笑,「但你不會。」他回答,是的,但他不會。艾瑞克沒有接話,挺直身板向前走了幾步,轉身看向特查拉,問:「你要站在那裡看我迷路還是帶我過去?」

特查拉這才回過神,走在艾瑞克的身邊,試圖攙扶他時發現對方的身體語言倔強地表示他一點都不想要人幫忙。

半路上,他才想到艾瑞克沒有說完的句子,他問:「剛才你想說什麼?」

「什麼?」艾瑞克疑惑了一下,他很明顯沈浸在身邊的風景裡,但他很快恢復狀態,「他如果知道國王的伴侶是叛徒鐵定很驚訝。」

叛徒。特查拉在心中咀嚼著這個詞語,他並非已經原諒艾瑞克他的所作所為,只是他所感受到的一切與他知道的任何情報沖緩了他的憤怒,「鐵定的。」他說,他甚至不明白這麼做是不是對的,他在艾瑞克沈睡的期間赦免了他的罪行,不顧長老們與王后提出的反對。

他想起他在會議結束前說的最後一句話:「他是我的——國王的伴侶,我有權利赦免他的一切。這個議題就到此為止,這次的混亂讓我們都很累了,回去休息吧。」

他看向身旁的艾瑞克,對方漫不經心地走著,他悄悄地看著四周,他看著逐漸消失的落日,特查拉忍不住去想這也許就是命中注定,艾瑞克在夕陽下沈睡,又再夕陽之下醒來。

特查拉忍不住微笑,他想起那天他胸口上的黑豹多了金色紋路,他的心臟瘋狂跳動著,他甚至忘記疼痛,像他第一次成為黑豹時一樣興奮。

他遇見了他的註定,並且會全心全意地去接納、包容他的一切。

评论(11)
热度(61)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