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Tmonger

坑永遠填不完

【雙豹/黑金/Tmonger】Can You Feel My Heart 01

Soulmate設定
私設有

• 標誌出現的時間點不一致,艾瑞克在小時候就有淡淡的痕跡,直到恩喬布死亡時才全出現,特查拉一出生就有

• 強烈的情感會傳達給對方,傷害靈魂伴侶會得到同樣的反饋(痛覺),伴侶死亡會有無法忍受的悲痛

• 遇見伴侶後標誌可能會改變,也可能不會,改變的部分有添加色彩、深淺改變諸如此類

• 標誌有各式各樣的,圖示、文字皆可能出現





梗概:艾瑞克一點都不相信靈魂伴侶,直到他遇見他的伴侶,他的胸口灼熱,心跳加速,狗屁,他恨不得殺了對方。
//


預警!有艾瑞克x路人(女)的些微描述
-



「刺青?」經過粘膩的情事後艾瑞克的女伴躺在他身邊,細嫩的手指輕輕描繪他左胸的黑豹,艾瑞克聞著她髮絲裡淡淡的茉莉香味,輕聲回應:「不。」

她笑了起來,翻身騎到了艾瑞克身上,她右手蓋住了黑豹,「難道你不會對你的對象感到愧疚?」

艾瑞克也笑出聲,他摸上對方的腰間,那裡有一小串名字,反問:「妳會?」

她不再回話,笑著親吻艾瑞克,兩人再次陷膩在情慾裡頭。



艾瑞克向來不信靈魂伴侶這種狗屁東西,這個童話可能就僅次於瓦甘達的夕陽,他才不信人們一出生就有一個命中註定的人等著他。

吃屎去吧,命運。艾瑞克總在親吻女孩們的後頸時這樣想,他的女孩(或者是男孩)由他自己決定。所以當他開始為死去的人在身上做記號時,毫不猶豫的就劃過黑豹,讓它被傷疤掩蓋過去。

最後他被憤怒掩蓋,也對靈魂伴侶這件事漠不關心,他可以找個跟他一樣的人,一個一點都不在乎靈魂伴侶的人,跟著艾瑞克一起叫他們的對象閃一邊去吧的人。

這個想法只到他從CIA手中救出克勞,並隔著面具和黑豹(也戴著面具)對到眼,他的胸口感到灼熱,對方明顯也感受到了異狀,倒在地上遲遲不起身,等到空閒時間他跑去廁所,鏡子裡黑豹明顯的紫眼睛讓他感到憤怒、在洗手台前乾嘔。

 


「我知道你是誰。」特查拉又靠近了他一點,艾瑞克本能的想退後一步,但他的理智不讓,他不用仔細去聽也能感受到雙方澎湃的心跳,刻意抑制住的平穩呼吸,要是眼前這個人敢再跨出一步,作出任何想親吻他的行為,艾瑞克發誓,他就算被長矛刺穿也要帶這個人一起上路。




在他的臉被劃傷時特查拉頓了一下,他對對方的行為感到可笑,太注重命運,特查拉甚至不敢對艾瑞克使出真格,這讓他找到了空隙去擊敗特查拉,大腿和腹部傳來的疼痛讓忍不住皺起眉頭,但他能撐過去。

祖利的死亡讓特查拉傳來了過大的悲憤,這讓艾瑞克感到憤怒,他紅了眼眶,抵擋對方弱小的攻擊,並且將他抬起,他的大腦對他的行為作出了反應,艾瑞克的全身都在叫囂不該這麼做,但他硬是把特查拉丟下懸崖,他的心臟狂跳,反饋從他的心臟蔓延到他的全身,他頓時喘不過氣。

但艾瑞克撐過來了,他轉過身,看了一眼祖利的屍體,接受了國王的象徵,他全身都因為反饋而疼痛,他的細胞都在為他的作為咆哮,艾瑞克忽略了它們,想著這些狗屁東西通通滾一邊吧。



當刀刃刺進胸口的時候,艾瑞克發現特查拉瞬間停下他的所有動作,他僵持在那,彷彿他的時間凍結了,徒留艾瑞克在原地苟延殘喘,面臨死亡時能夠讓一個人的心態改變,比如說仇恨與憤怒,不能說感到平靜,但這是艾瑞克第一次感到放鬆,他被壓的喘不過氣太久太久了,他感受到他和特查拉同步的心跳,粗重的喘息,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所有情緒,他突然想到,也許這就是靈魂伴侶之間薄弱卻又堅強的羈絆吧,互享著彼此的情緒、瞭解對方的一舉一動,對視一眼就能明瞭的默契。

但他沒有時間可以和特查拉分享這些了,他顫顫地說出他心中的遺憾,對方便忍著痛苦將他扶起,瓦甘達的夕陽,它美的讓艾瑞克忘記胸口的疼痛,特查拉就在他身邊,他的手扶著艾瑞克的肩膀,寬大溫暖的。

艾瑞克瞧見特查拉眼中的淚水,想著愛哭鬼國王,然後他想起他的父親,他想起奧克蘭的小公寓,他想起喝下心形藥草發生的事,他想起他們之間的對話。

每個人都會死,這就是生活。也許是你的家鄉走失了,所以他們才找不到我們。

沒有為我流淚?


艾瑞克在拔出刀刃前看向特查拉,發現對方已經落下幾滴淚了,他忍不住笑了,心想真可惜,如果他們之間沒有這些狗屎糾葛的話,說不定會過的很快樂。

评论(26)
热度(88)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