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Tmonger
歡迎搭訕!!
7月份開始填坑(大概

【Tmonger】Death is ending but didn't work on you 03

試著描寫了一下哭包埃瑞克weeee

*T'challa/Erik 斜線有意義(雖然暫時無差)



特查拉所謂的跟著他一起活動,就是兩個人活著像連體嬰一樣生活,除了洗澡睡覺以外,艾瑞克幾乎是無時無刻都跟在國王身邊,特查拉甚至讓他搬到離自己房間隔壁。

至少這裡比一開始醒來的地方好多了,埃瑞克想,他想起剛進來這房間時特查拉說過的話:「有鑑於你的暴力,我們認為一開始將你安置在那裏休養一陣子是正確的。」

「如果你認為電擊和鎮定劑是很好的休養方式的話。」埃瑞克諷刺,他注意到國王一瞬間握緊了他的拳頭,但很快的又鬆懈下來,他說:「這已經是對待叛徒最溫和的方式了。」他的聲音不再溫和,染上了一抹憤怒,說完後便轉身離開,留下埃瑞克在房裡大笑。

他當然知道這裡的人不會那麼容易包容他,包括特查拉──瓦甘達的國王,埃瑞克親手將他丟下瀑布,放任他死亡,並差點將瓦甘達陷入一陣混亂、戰爭。

沒有人能在第一時間就釋懷一個想要殺害自己與破壞他家鄉的人,特查拉不是聖人,埃瑞克也不是,就如同特查拉不可能會原諒埃瑞克的所作所為,埃瑞克也無法原諒拋棄他與父親的家鄉,這甚至是他第一次踏上他「家鄉」土地,這樣還能稱作家鄉嗎?

還是他的家鄉其實是那個破舊的小公寓?恩喬布就在那裡,跟著他所有的看似童話的故事,所有的抱負與理想,他的愚昧,他的衝動,他的一切。埃瑞克摸上他胸口的戒指,許久沒出現的情緒紮根在他的心裡,緩慢的、無聲的侵蝕著艾瑞克的理智。


第一個出現的症狀是胸悶,這讓埃瑞克以為自己會無法呼吸,他甚至一度忘記呼吸,他用力吸了好幾口氣,卻仍然感受不到氧氣與他肺中的二氧化碳交換,他想起公寓前破舊的籃球場,那個籃框已經斑駁不已,網子也像是垂死掙扎似的僅剩下幾個地方緊抓的球框。

第二個出現的症狀是沒由來的恐懼,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像是準備要從胸口跳出來一樣,撲通撲通、撲通撲通,心臟舞動是他還活著的證明,就如同他身上的觸目驚心、數不清的傷疤,它們是他殺了許多人並且活著的證明,他想起了第一次的疼痛,他的手顫抖著,還在為剛才殺了人感到噁心,埃瑞克不相信神,但他記得,他在那時仍然祈求了神的幫助,請求祂將他帶離苦難。

第三個症狀是他早已乾枯的淚腺,他堵塞的鼻子、酸腫的眼睛,累積在他眼眶的淚液,埃瑞克無法停止他縮在床上啜泣,他就是停不下來,他想起了他的父親,他用著他低沉的嗓音溫柔地呼喊埃瑞克的名字,他寬厚的手撫摸著他的頭髮,他讓年幼埃瑞克挨著他的肩膀坐著,他輕聲的、虔誠的,說著一個個有關瓦甘達的故事,美不勝收的夕陽、瓦甘達的守護神貝斯特……他說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再也說不出口。

埃瑞克用他瘦小的身軀勉強撐起了他的父親,他胸口如野獸抓過的傷口不停的流血,染紅了他和埃瑞克的衣服,埃瑞克很久沒有像那樣大哭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停留在奧克蘭的小公寓裡,它們也隨著恩喬布的死亡慢慢消逝,一點一滴的,只留下復仇的憤怒。


等到他好不容易將情緒穩定以後,埃瑞克忍不住嘲笑自己的行為,十足的敗者,為自己的懦弱與無能哭泣,請求著他人原諒,說不定他下一步就會是親吻瓦甘達國王的趾尖,請求他的赦免──不,他不能。憤怒重新回到了埃瑞克心中,他掩埋了那片哀傷,任由憤怒去支配自己,他要離開這裡,得到國王的信任,然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離開,消失在瓦甘達的追蹤系統中,並且不會再次出現,對,他要離開這個他媽的鬼地方。


评论(25)
热度(56)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