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Tmonger
歡迎搭訕!!
7月份開始填坑(大概

【Tmonger】Death Is Ending but didn't work on you 01

Hurt/comfort

OOC
僅看過MCU版本的黑豹
電影裡的堂弟好辣

*改了標題,仔細想了一下,也許這個更合適

Summary: 當Erik 從睡眠中醒來,他感覺自己睡了好一世紀那麼長,他發現自己處在純白的空間,就連他身上的衣服也白的亮眼,最終,他看見了站在床邊的瓦甘達國王。

1.

當埃瑞克從深沈的睡眠中醒來,他感覺自己睡了好一世紀那麼長,隨後他發現自己處在純白的空間,就連他身上的衣服也白的亮眼,最終,他看見了站在床邊的瓦甘達國王。

「你就是不肯讓我好好死去,對吧?」也許他該慶幸科學家公主沒有消除他身上的痕跡,好讓他未來還能記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生存,他的雙手被禁錮在床上,能自由活動,但就是不能超過床的範圍,瓦甘達科技,埃瑞克唾棄。

於是他將雙手交叉於胸,盯著特查拉,順道觀察周邊環境,這裡沒有任何可以讓他攻擊或是解脫的東西,連條毯子都沒有,這裡的溫度甚至合適到讓人憤怒,除非他要光著屁股拿褲子勒住自己的脖子。

「拿褲子上吊是沒用的,你手上的手環偵測到你一有異常,就會傳訊息到我這裡。」特查拉見他準備拿下手環,又說:「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拿下來,沒有我的准許就拿下會被電暈。」

「哇喔,這就是為什麼我寧願死也不要被抓的原因,你的做法讓我噁心到不行。」埃瑞克感到十分噁心,儘管這不是他第一次被擄,但是瀕臨死亡邊緣被拉回來,被人禁錮就足以讓他把自己的腸子都吐出來了。

「我們的家鄉需要你。」我們的。埃瑞克有些惱火,這種時候他就變成了我們,那麼很久以前呢?那時候他也是特查拉口中的我們嗎?

埃瑞克忍住大笑的衝動,「我可是第一次聽說會讓人生不如死的家鄉,堂哥。」特查拉眉頭仍然緊皺,唯一不變的是他身上王者的氛圍,它讓埃瑞克感到自己像是個失敗者,但他真的是,他成了瓦甘達的囚犯,失敗到不能再失敗了,埃瑞克想,他寧願當屍體飄浮在海裡,至少他知道自己還能餵飽一些魚類。

「尼賈達卡,請你理解,瓦甘達需要你,我需要你。」不知道是特查拉叫了他瓦甘達名,還是他後面的說詞惹惱的埃瑞克,他沒辦法再表現的毫不在乎,他覺得憤怒,但現今處境就沒辦法讓他宣洩。

「你現在又需要我了?是誰的父親殺了自己的親兄弟又放自己的侄子自生自滅?去你媽的瓦甘達!就算你哭到流鼻涕跪在這裡求我我他媽都不會幫你們,我不想看到你,滾開!」而特查拉仍站在原地,因為他知曉埃瑞克沒辦法對他做任何事,他的神情不再迷惘,他堅定的,可以說是固執的站在那裡。

「父親犯下的錯將會由我修補。」埃瑞克更怒了,他甚至有了死都要撕爛特查拉嘴的衝動,他大叫:「帶著你噁心的假慈悲滾出我的視線!你不如讓我死了!」

國王仍然像是一座雕像一樣佇立在原地,他瞧著埃瑞克的眼神讓感到他不屑──特查拉皺著眉頭,深色的瞳孔流露著悲憫、還在琢磨著該怎麼處置眼前的囚犯,或說者他全身上下,甚至是這個房間都讓埃瑞克感到噁心,他滿腔的憤怒無從發洩,他不能殺死自己,也不能殺死任何人,更別說眼前這個變態國王了。

「我的本意並非讓你死亡。」特查拉說,他用手環調整什麼,埃瑞克發現他被強戴上去的也在發亮,他伸手準備將手環拿下的同時,電流從手環釋放到他的全身,埃瑞克真的吐出來了,但他的胃裡什麼都沒有,只能乾嘔。

特查拉不再站在那裡,向前了一步,看著床上乾嘔的埃瑞克,他感覺全身麻的不像自己的,他想起了那些落海的祖先,還有那些擱淺在沙灘上呼吸不到空氣的魚,特查拉說:「我希望你能在這裡生活。」

他已經沒有力氣拿下手環,只能模糊地看著特查拉轉身離開,對著他的背影虛弱、憤怒地怒喊。


评论(6)
热度(60)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