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esssss

Stucky
Brucedick
AllDick
Scraves
AllGravrs

歡迎搭訕!!

小段子

二花快打我臉!!!

//
「這樣真的值嗎?」我的聲音比我想像的還沙啞,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秦一恒就在我面前,他沈默了很久,久到我以為那是我的錯覺。

「值,」他說,然後我聽見了衣物摩擦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他換了姿勢,秦一恒繼續說:「用我來換你的命,我的好朋友不會死了,你就能做回那個開開心心的江爍,這樣不好嗎?」

這讓我想起我們之前的對話,心裏有點泛酸,我能想像他說話的樣子,我甚至可以知道他正緊抓著自己的衣襬,「有菸嗎?」我拿打火機幫他點菸,在火光中,我看見他皺著眉,眼睛有點溼潤。

我自己也點了菸,秦一恒深吸一口,如釋負重的吐菸,然後他傻兮兮地笑了,說:「江爍,認識你真好。」

我突然感覺到不安,好像下一秒秦一恒就會不見,他說:「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相信我,這已經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讓你平平安安的、開開心心的活下去。」

「如果我不想呢?」我問,秦一恒愣了一下,他搖了搖頭,吹熄了我的打火機。

「秦一恒!」我匆忙地往前抓,卻什麼都沒有抓到。

當我再次打開打火機,秦一恒已經不見了,「你他媽最好是給我出來!我不要平安了!媽的!秦一恒!」我喊了很多句秦一恒都沒有回應,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壓得我喘不過氣。

一直以來,我並不希望有人為我犧牲,秦一恒不顧自己性命也要保全我這就夠讓人難受了,何況還讓我忘記他?

我已經很久沒有哭的這麼慘了,像是要把自己的心肺也哭掉一樣。我坐在原地哭了很久,哭累了,我抹掉眼淚,呆坐在這裏,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出去,也沒有力氣出去了。

「江爍,你要勇敢的走下去。」秦一恒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耳邊,「這次真的是再見了。」


*

當我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枕頭都是眼淚,我記不清自己剛才做了什麼樣的夢,愣了很久才發現自己是在醫院。

「哎,江先生,你醒了。」護士按了鈴,醫生很快就來了,聽他們說我才知道自己被酒駕給撞了,躺了兩三天才清醒,他們說我命好,整車都爛了只有斷一隻腳而已。

我在醫院裡待了幾個月,大部分都是白開來照顧我,白開是我載客時遇到的客人,因為聊的很投緣,兩個人交換了訊息,這幾年我們一起轉賣凶宅賺差價,無聊的時候我就出來做出租車的生意,沒想到這次遇衰,被人撞了。

「嘿嘿,看你這麼可憐,小缺啊,白開爸爸我特地找了東西讓你避避邪。」白開從口袋拿出了綁著銅幣的紅線,那讓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我接過它,感覺心中有什麼東西被觸動,失聲痛哭。

评论(2)
热度(4)
©Bonesssss | Powered by LOFTER